为期两年的家庭治疗师专业首期班在2019年7月18日到7月21日开展了第一阶段第一次地面课程。

 

在之前的面审过程中,蔡老师与每一位学员沟通了这两年的课程学习逻辑。作为家庭治疗师,有的时候会同时面对一家好几口,每时每刻都要面对案主家庭内部形形色色的问题,如果要在这种情况下保持家庭治疗师的敏锐,首选就要把自己梳理好,把自己和自己家庭的状态梳理清楚。

 

所以,在第一阶段的课程当中,老师首先带领大家一起进行了探索自己生命历程的旅程。通过经验学习的方法,梳理自己一直以来的经历和情感,通过彼此人生经验的探索,更加了解自己,了解这门课程。

 

在四天的课程中,大家有笑有泪,在不断交替的思考和体验中收获满满。

 

 

“内向”的老师和充满笑声的课堂 

 

不知道有多少人在以前其他课程上听蔡老师说过,她是一个“内向”的人。而这样一位老师在课堂上呈现出的,是丰沛的情感力量。她对于家庭故事的阐述,经常引发课堂上的阵阵爆笑。

 

家庭治疗师到底是干什么的?在治疗椅上,家庭治疗师在做着怎样的工作?蔡老师即兴的表演,就让大家在欢快的气氛中理解了这个工作的内涵。

 

比如一位经常生病的女性,在家庭中经历了什么呢?未经彩排的情况下,蔡老师点了班上的一位男学员和她一起展现这个场景:

 

【第一次】

妻:老公,我头疼!

夫:多休息休息。

妻:可是我头好疼,不知道有没有什么问题

夫:那就去医院看看?

妻:好,那你回来陪我去医院。

夫:好好,我现在回去。

 

【第二次】

妻:老公,我胃疼!

夫:多喝点儿热水。

妻:喝热水也疼,可能很严重……

夫:这么严重?那得去医院检查检查。

妻:可是我难受的起不来,去不了医院。

夫:知道了,我现在回去送你去医院。

 

在这两段对话之前,老师完全没有和另一位配合的“演员”沟通过台词,但是对方总能很有默契的说出:“我回去陪你”这个答案。在场的其他学员观察到,一边是常常生病的妻子,一边是没有大事儿就常常加班不回家的丈夫。这样的互动模式,是妻子让丈夫回家的方法。

 

没有过多的概念宣教,两位演员的表演一下子就让大家明白了家庭治疗师不是在治疗以上头疼医头,脚疼医脚的状况,而是通过观察互动模式,看清楚这个家里的人们在“玩什么游戏”。

 

 

“搞疯大家”的课堂讨论 

 

在网络理论课程部分,江文贤老师曾经讲到过,家庭治疗师要帮助一个家庭改变,会着重注意对“家庭确定性”的挑战。

 

比如说,某个咨询中的家庭中存在着一些问题,其中的一个就是“爸爸”酗酒的问题。家庭成员一致认为:“只要爸爸不再这样喝酒,这个家庭中就不会出现其他麻烦了。”但其实呢,是这个家庭中的每一个人,促成了爸爸酗酒。

 

咨询师在这个家庭中观察到,每当爸爸喝酒以后,就不会去干扰妈妈和孩子的互动,而每当他不喝酒的时候,就想参与到家庭成员的互动中。可是,他的这种参与,又让太太和孩子觉得不舒服,他们不希望他加入到家庭的互动中,却又希望他不喝酒。

 

但问题在于,不喝酒和不参与互动,在这个家庭中是不能同时存在的。这个时候我们真的要去考虑这个人喝酒的事吗?这个时候需要的,是搞清楚男主人喝酒这件事的脉络。很多时候,如果一个家庭过分的确认一件事,反而是需要我们去认真思考的。

 

在这样面对面的课堂上,蔡老师抓住每一个机会帮助大家去挑战自己原有的确定信念。从第一天的课程中,她就提醒大家,对于那些“确定”的事情,我们有没有思考过哪些是客观存在的现实,哪些是我们习得的偏见,又或者是自我防御带来的结果呢?

 

比如有的人认为,“孩子表现不够好”是现在家庭中存在的主要问题,如果孩子表现好,家里就不会有其他的问题了。但是什么叫“孩子表现好”呢?在探讨这个问题的时候,在场的学员们有的就说,“好孩子的标准就是听话,听话的孩子表现好”。巧的是,在第一天请学员分享自己学习期待的时候,就有人表示:“来学习的目的是让自己孩子更听话”。大家都对这个话题很感兴趣。

 

老师又抛出了下一个问题:“孩子要听谁的话呢?”这还用问吗,当然是听家长的话了。接下来的问题是:“孩子为什么要听话呢?”孩子听话天经地义,但孩子为什么要听话这个话题,却挑战了大家的传统认知。

 

后来,老师用一段和学员即兴表演的场景来解释一个家庭中,听话的孩子是怎么卷入父母之间,呈现“三角关系”的。

 

【没有“听话的孩子”在场】

妻:我给你讲我今天很累,不做饭了。

夫:你不做饭那吃什么?

妻:你要吃,你做啊。

夫:我都上一天班了,我很累,我不做饭。

妻:那我也工作一天了,我很累啊,我凭什么要做饭!

夫:你不做饭,你想干什么啊?

妻:那为什么我要做饭,你不做饭!

(声音越来越大最后不欢而散)

 

【“听话的孩子”在场】

母:去跟你爸说,我今天累了不做饭。

女:爸,我妈说她累了今天不做饭了。

父:问她,不做饭吃什么?

女:妈,我爸问,那咱们吃什么?

母:随便啊,我不管这事。

女:爸,我妈说她不管,那咱们吃什么?

父:我不知道啊,那你说吃什么?

女:可是我也不会做啊,要不咱们点外卖吧。

父:行,我出钱,你问你妈吃什么。

……

 

家庭治疗中经常提到“三角关系”,每当父母搞不定彼此之间的事情,就愿意把孩子拉到两个人的关系中,拉拉扯扯的用三角关系来解决问题。通过一系列类似的场景展示,大家发现,其实一个家庭中问题的本质并不在于孩子是否听话,而是夫妻两个是不是能不把孩子拉进来,应对那些原本是夫妻之间应该去解决的问题。

 

原本书本里、讲义上那些刻板的文字,在课堂上通过这样的授课形式变得鲜活起来。

 

 

“尽量不去评判”,让视野更加灵活 

 

我们的生活中充斥着各种各样的评判。我们活在评判当中,常常感觉到焦虑、愤慨、不知所措……我们的价值感,往往来自于别人的评判、和别人的比较。我们从小到大,每个人最大的敌人都是“邻居那小谁”。在这样的评判中,我们渐渐变得找不到自己,不知道自己到底想要的是什么。

 

关于这个话题,老师专门带着大家就“自我价值”进行了讨论和分享:

1、12岁以前印象最深刻的一句家人/师长/同学对你评价的一句话?

2、现在你怎么看待这个评价,它让你付出什么代价?

3、在人际关系中,你最常扮演什么角色,它让你付出了什么代价?

4、写下三个父母对你的期待,都达到了吗……

 

在场很多同学在小组分享的过程中都留下了眼泪。通过探讨自己身上背负的评价,大家感受到评价有一些时候可能化身“皮格马利翁效应”式的期待,但也有很多时候是伤人的利器。除了把握住“度”以外,还要时时提醒自己,哪些时候,评价缩小了我们的视野,束缚了我们的思想。

 

如果有人说我们不够尽心尽力,扪心自问,自己尽力了吗?如果自己已经尽力了,别人的评价又能怎样?

 

如果有人说我们胖,我们喜欢这样的自己吗?如果喜欢,那你说我胖与我又有什么关系?

……

 

这样的练习和体验之后,很多同学感觉到如释重负,好像肩膀和脖子都没有上课之前那么紧张了。可是问题又来了,我们就是生活在一个充斥着评价的环境里,如何做到少评判呢?如果有人问我们一些怎么回答都会感到为难的话题,怎么回答呢?

 

老师也分享了当有人问到一些有关评价的问题时,别人是怎样做出智慧回答的:

孩子:妈妈我漂亮吗?

妈妈:好问题哦!

孩子:好问题是吧,那我还想要个好答案啊。

妈妈:你心里的好答案是什么呢?我的答案就是那个呀。

 

 照顾好自己,别忘了完成作业 

 

在课堂上的分享中,蔡老师回顾了一些和故人、师长的故事,有感而发的和大家说:无论在生活中,还是工作中,做我们这个职业的人经常会为了照顾别人,全心全意扑在别人身上,而忽略了自己。在助人领域,发生过很多令人遗憾的事情,所以一定要注意自己,保重自己,照顾好自己的身体。这样才能更好更长久的工作。

 

这次4天的地面课程结束了,而一个月以后,大家将带着自己的成长再次相聚。夏日炎炎,希望大家安排好学习,照顾好自己,在下一个4天的课程中继续一起探索生命故事。

 

 

对家庭治疗师专业感兴趣?

点击此处预约咨询!

 

 

文 | 药药

编 | 不加糖